原创青州云门山风景区12-18 17:24
作者:云门山马

摘要: 云门山的形成、归属及名称云门山是古逄山系的一部分,逄山系是山东泰沂山脉的分支,大约形成在古生代时期的寒武纪与

云门山的形成、归属及名称

    云门山是古逄山系的一部分,逄山系是山东泰沂山脉的分支,大约形成在古生代时期的寒武纪与奥陶纪之间,距今有57000万年至51000万年之间。它们是因亚欧大陆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相互碰撞、挤压、抬升、隆起等地壳运动变化而形成的结果。由于地壳的变动,原来的海洋变成了高山。云门山上至今有海蚌贝壳及海洋生物化石等。

云门山的归属

云、驼、劈三山以及仰天山、玲珑山等,在古代都属于逄山系。逄山之名源于逄国。逄国始建于殷商末年。《左传·昭公二十年》:晏婴曰,“昔爽鸠氏始居此地,季萴氏因之,又逄伯氏因之,薄姑氏因之,而后太公因之”。晏婴所说的“此地”,就是齐国之地。晏婴生活在春秋末年齐景公时期,齐景公时期的齐国版图,正是纪侯“大去”其国(《左传·庄公四年》)之后,纪国已被齐国占领,淄、渑(北阳河)、弥流域皆是齐国的领土。按晏婴所说,青州北部的鲁北平原在商代是逄伯陵的天下。逄伯陵都“临巨”,巨,即巨洋水,今弥水也。是说它的国都在今弥河流域的苏埠屯、伯益之都一带。殷商末年,被薄姑氏所灭。逄伯氏被迫逃离到济阳刘台子一带和今临朐逄山一带定居下来。来到临朐一带的逄伯氏建都在今临朐南十里的“朱封”,都城仍称“临巨”。从此,有了逄山这一名称,也有了逄山系这一名称。青州城南的山脉都属于逄山系。云门山在逄山系的最北边。由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所记,方知有劈头山(劈山)、石膏山之名称,其他山峰均未见名称记载。

    自商周、秦汉一直到唐朝中期,云门山、驼山一线自古是一条重要的南北分界线。最初,云门山、驼山因是逄山系的一部分,故归属于这条界线以南的逄国。唐玄宗开元年,门山、驼山、劈山三山划归为益都县管辖,之后,门山、驼山、劈山三山一直隶属于益都县。公元1986年3月1日,国务院批准,撤销益都县,设立青州市(县级),仍辖原益都县行政区域,至今未变。现在归青州市管辖。


云门山名称的产生与演变

    古代云门山是逄山系最北边的一部分。直到北魏年间,由《水经注》的记载方知有劈头山之名称。郦道元在记瀑水涧时,是将云门山看作劈山的一部分。说明在北魏时期云门山尚无具体名称。驼山之名已见于北齐。云门山之名在隋唐之前尚未发现其名称,有待详考。但在唐武则天时代,应叫“大云山”。云门山顶直到现在仍叫“大云顶”,这是“大云山”之名留下的印痕,也是大云山之名的佐证。随着武则天的死去,大云寺之名在全国被取消。大云山之名亦随之更改。因有云门洞的存在,故更名为云门山。青州云门山之名最早见于唐玄宗开元年间。开元十九年(731),益都县令唐纫撰文《云门山功德记》刻字于云门山阳“大云寺”西侧的石窟中;天宝元年改称北海郡。北海郡太守赵居贞天宝十一年书云门山《投金龙环璧诗并序》,这些都是关于云门山之名最早的文字记载。

“云门洞”是佛教徒开凿而成

    云门山上这个神秘的云门洞是怎样形成的?它又是形成在什么年代?自古有许多传说。见于《齐乘》引《齐记补》云:“刘裕既夷广固城,齐人郭大夫相水土,劝羊穆之筑东阳城为青州。”后人为大夫立庙于云门山前。或云益都城在山阴,其云门、劈山皆始城者疏凿,以宣风气。这里是说,劈山口和云门洞都是羊穆之为“以宣风气”而疏凿。

其二,流传于社会上有“二郎担山撵太阳”的传说:当年杨二郎与众神打赌,说自己能肩挑两座山追赶上太阳。一天早晨,太阳刚出海面,他就从东海岸挑起了两座大山跟着太阳跑。快中午时分赶到了青州城南地面。由于追赶太急,使劲一颠,把前头的一座山挑豁了口,两座山都落了地。从此青州城南留下一座劈头山和一座云门山。劈头山的劈口和云门山的云门洞都是杨二郎穿扁担的地方。其三,明朝青州衡王府郡主挑选女婿的传说故事。相传,衡王有个女儿,端庄贤淑,才情出众,正闺中待聘。这位郡主打破父母做主、门第观念的旧世俗,她要自己挑选女婿。贴出告示,谁能在云门山上做一面能在王府绣楼看清的镜子,就嫁给谁。告示一出,公子王孙、富豪商贾子弟兢相采办铜镜,终因王府离云门山太远,没有一面镜子在王府绣楼能看得清。此时,青州西南山井塘村有一个姓吴的年轻力壮小伙子,长的身材魁梧,一表人才,还练就了一手石匠活。他看到无人能造出这面大镜子,便来到了衡王府,声称他能办到这件事,并约定十天完成。这个小石匠回家后,立即带上锤、钎、凿子等一切工具来到云门山顶的大云寺处,找准了正对王府绣楼的位置,开始凿了起来,他风餐露宿,昼夜不停,终于在第十天早上,打出了一个南北贯通的云门洞。这个山洞高大宽敞,借着山前的太阳光,从王府绣楼一眼望去,十分明亮,就是一面大镜子。衡王府这位郡主看到这个小伙子一表人才,又聪明、朴实、能干,便以身相许,下嫁给了这个小石匠,一时传为美谈。其四,清朝顺治、康熙年间青州知府夏一凤《修建云门山碑记》载,秦始皇二十八年(前219)东巡琅琊,途径青州登临云门山,命凿穿云门洞为景。

    凡是到过云门洞的人都知道,这个前后贯通的云门洞是人工开凿的,绝非是天然形成,因为开凿的痕迹至今尚存。它又是何人开凿的呢?经详细考察后得知,原来它是为了在云门山上开凿摩崖石窟造像的僧徒居住、生活方便而开凿的“僧房窟”。是和尚们吃、住、生活、休息和躲风避雨的地方。云门山的石佛造像始于北齐末年,结束于唐朝中期。中间经过了北周武帝灭佛运动而停止,断断续续开凿了约200年,第二次唐武宗灭佛运动后云门山上的石佛造像宣告结束。

    云门山南面的劈山本身就是一座大佛山,巨大的仰天巨佛头像在大山的西段。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天生造就了这样一座酷似巨佛的大山。当地人都称它为“人面山”。这尊山体巨佛,它横亘东西,仰望昊天,绵延近两千六百米。它就是上天赐给人间的一座大神,护佑这方水土的人们世代平安,幸福美满。

    云门洞是怎样凿通的,宋朝的《僧守忠碑》记得非常清楚:守忠,本贯沂州沂水县颜温刘田村□家庄,俗姓霍。北宋时期在云门山阴后坡重建大云寺,任大云寺主僧近四十年,组织僧众将原来的大云寺石窟云门洞凿通,成为前后贯通的云门。宋《僧守忠碑》记云:“镇海军云门山大云寺主僧守忠……天禧五年(1021)幸遇真宗皇帝圣恩……授具戒,葺修院宇,兴建□堂,雕镌成画拱云楣。特盖房廊□,镂出飞□,凤翼亭台……装严数座金容,修塑一堂罗汉。……栏楹开四季之花,庭除植千年之竹。一城官吏,闲乐彭吹而游;满郡檀那,特逞威仪而至……凿山为门,计度约七八千功,穿石作井,费用尽百千万金……蒙曹太尉特奏,小师……。嘉佑□年四月十二日记。”这通碑不但记述了宋仁宗年间云门山大云寺的盛况,并指出云门山佛事的兴盛是由于时任青州镇海军、知州曹太尉大力支持的结果。曹太尉,即曹佾,字公伯,玮从子,至和元年(1054)六月以建武节度使知青州,至1056年。他对青州佛教是有很大贡献的,若不是他上奏朝廷,在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等各方面的大力支持,这个云门石窟洞是不会很快被凿通的。曹佾为何能特奏朝廷?这位青州曹太尉权力是很大的,他不但是建武节度使,掌管青州军政大权。他的堂伯父(养父)还是当朝宰相。现在人们看到的云门洞,虽然从北齐至唐朝开凿了二百年,但没有凿通,也不能凿通。唐武宗灭佛运动后,云门山佛事停止。云门洞成为一座凄凉破败的石窟。最后凿成前后贯通的云门洞,还是宋代青州知州曹太尉和大云寺主僧守忠的功劳,是他们的功德。这在《僧守忠碑》上刻的清清楚楚,毋庸置疑。

    综上所述,①青州云门洞形成的第一个阶段,是在北齐末至唐朝中期,也是云门山摩崖石佛造像最兴盛时期,它是由昌国县(北齐年间)、逄山县(隋朝)、临朐县(唐朝)众僧徒在200年间开凿的一个又深又大的石窟寺,即僧房窟。因为是众僧和尚居住生活的地方,故不能凿通。②唐武则天时期,临朐县将云门山石窟寺改称为大云寺,此山亦定名为大云山。武则天死后,大云寺石佛造像活动停止。③唐玄宗开元年间,将门山、驼山、劈山三山划归益都县所管辖。益都县将大云山更名为云门山,并将劈山的胜福寺易名为广福寺。唐玄宗以后,云门山石佛造像宣告结束,云门洞石窟寺成了废物。④唐末,武宗灭佛运动,五代战乱纷争,云门山摩崖石窟佛教造像罹造破坏。⑤宋朝,云门山佛教事业重新兴起,寺僧守忠在云门山阴“葺修院宇,兴建□堂,雕镌成画拱云楣。特盖房廊□,镂出飞□,凤翼亭台……装严数座金容,修塑一堂罗汉。……栏楹开四季之花,庭除植千年之竹。”并倡导把废弃的云门石窟寺凿通。在曹太尉大力支持下,众僧徒昼夜奋战,终于“凿山为门,计度约七八千功,穿石作井,费用尽百千万金……蒙曹太尉特奏……”。云门洞的凿通,僧主守忠和青州知州、太尉曹佾功不可没。⑥云门洞的前后贯通,给云门山增添了无限风光,真好似“天生一个仙人洞,无限风光在险峰”。从此,达官贵族、文人骚客经常到此“闲乐彭吹而游”,在崖壁刻诗、题字。富弼、欧阳修等文学巨臂都留下了珍贵的墨宝。佛教文化、道教文化、摩崖石刻文化……集云门山于一身,使云门山历史文化底蕴更加丰富多彩。近年来,云门山已发展成全国著名的观光旅游区,成为青州旅游的一大亮点,吸引全国各地游客纷至沓来。云门山已经成为一座文化名山展示在世人面前。明天的云门山将更加亮丽、壮观。